剧情介绍>电视剧>重生 更新时间:2020-04-05 08:51:20
重生

重生分集剧情介绍

重生剧情介绍:
重生电视剧剧情介绍第15集:彭鹏答应帮忙找到程岩下落路铭嘉查案,薛冬打赢官司要到天价赡养费却被不被领情
路铭嘉和萧队等人一起吃火锅,陈蕊也去了,吃了一会儿后,路铭嘉把钱包给陈蕊让她去结账,萧队悄悄在桌子下面给他一个袋子让他回去慢慢看,路铭嘉看了眼袋子,里面装着程岩用的那把枪,他向萧队道谢说他一定完璧归赵。接着他问程岩怎么样了,萧队的人说他上了他们的追逃榜肯定跑不掉,这时陈蕊结账回来说他们刚才说的程岩是程老四吧,她认识的人多说不定能帮他们打听到他的下落。在回去的车上,路铭嘉问她为什么帮他们,陈蕊说程岩一定是搞了什么鬼才会害死她哥,也害死了他们的人。路铭嘉说他以为她就是想杀死秦队替她哥报仇呢。陈蕊说其实她根本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他开枪杀了她哥,就算是她也要搞清楚到底是谁把她哥推到枪口前面的。路铭嘉忽然想起程岩拿枪顶着他,让他转告秦驰赶紧把枪序列号告诉他时的情景,就说如果到最后她发现秦队和程岩是一伙的呢,陈蕊听了这话不禁吃惊地看着他。
随后小路去医院看秦驰,看到夏雨瞳站在病房门口就走到她身边,冯潇拿着饭盒回来,将病房门关上,她静静的坐在床边看着秦驰,她问路铭嘉如果他是秦驰还愿意醒来面对这一切吗。路铭嘉说他不是他,但他希望他能醒过来面对他应该面对的,如果他不愿面对很有可能是因为他什么都知道,那他就说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了。夏雨瞳听路铭嘉说起薛冬的事,她分析说可能是薛冬身边的人雇凶杀人,薛冬晚上在家翻着以前的照片,此时他还不知道楼下的嫌疑人出现,那人看到楼下的警车便离开。第二天路铭嘉又去见薛冬,薛冬说路铭嘉想让他提供嫌疑对象,但他真的很难提供,路铭嘉说他只需提供和他关系好的几个人和有动机的嫌疑人就可以了。薛冬说他父母去世的早,他一直是一个人,远房亲戚跟他没有任何联系,他的发小一个在澳大利亚开农场,一个就是老高,他刚帮老高打赢官司救了他的公司,他不可能这么快就卸磨杀驴吧。至于那些女性朋友跟他没有婚姻关系也没有遗赠关系,更不存在保险受益人关系,她们如果真想从他这得到什么好处,最好的办法是嫁给他,而不是杀了他。路铭嘉并不认为自己的想法错误,让他列出最近接触女孩的名单,还有能够继承他遗产的亲戚 。
随后路铭嘉带着陈蕊回去,陈蕊在车上没有发现任何一张唱片,路铭嘉拿出了那张签名唱片,这也是秦驰交代的,陈蕊说秦驰是个好人,他和程岩不会是一伙的,她表示一个人在失忆也不会有多好。陈蕊带着路铭嘉见彭鹏,彭鹏不愿意和路铭嘉谈,他要见秦驰。路铭嘉说胡一彪行吗,秦驰现在住院楼,彭鹏只好答应和路铭嘉谈。路铭嘉希望彭鹏合作能够找到程岩的下落,他表示这几个警察当中他是最懂礼貌的,彭鹏这才不敢讲话。路铭嘉说他涉及龙华路枪战和试图杀害最后一名幸存者,也就是他们副支队长秦驰,他让彭鹏只负责找到程岩就OK了,至于抓他法办他是他们公安的事。
在回去的车上,路铭嘉问陈蕊为何彭鹏那么怕胡一彪,他一提到他彭鹏整个人都都不对劲了。陈蕊说那个胡一彪是当卧底的,他当初为了救马爷还自剁三根指头,从此成了马爷的心腹,然而谁也没想到他会是卧底。路铭嘉拿着程岩的将给同事检查,同事一眼这是个仿真枪,很快枪就被拆开了,里面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里面的东西都是仿的。随后路铭嘉将枪交给了邱冬阳,并没有告诉他发现的东西。
路铭嘉再次来到薛冬的事务所,通过薛冬给的亲近人的名单,告诉他澳大利亚发小已经出车祸成为半植物人,薛冬非常震惊,他明显就不知道这件事情。路铭嘉让薛冬说实话,他查了他给他的名单,发现嫌疑人不在名单里,他问他有没有什么事瞒着他有没有赌博的习惯或是谁的第三者,薛冬表示并没有。警察每天追问他,这让薛冬也非常的崩溃很生气,他质问路铭嘉为何不去找凶手却整天在这儿窥探他的私生活,路铭嘉让薛冬在想想谁会是凶手。
路铭嘉将知道的事情告诉了邱冬阳,邱冬阳走后,路铭嘉一直注意到楼下可疑的人,没想到是上次薛冬负责的赡养问题的当事人。洪先生查出了癌症晚期,他借着打官司只是想让儿女回来看他,可是现在儿女们都咒他死,薛冬并没有认为自己做错。路铭嘉撤去了跟着薛冬的警察,夏雨瞳过来,路铭嘉希望夏雨瞳能够帮助这位老先生。薛冬带着女孩回家喝酒,他喝多了哭诉着,说道自己的发小老唐,成为植物人了都没有告诉他。
这时路铭嘉接到一个电话,挂断电话后他让薛冬慢慢想谁有可能想杀他就转身离开了。电话是邱冬阳打来的,路铭嘉在薛冬所在的办公楼大厅见到他,邱冬阳把程岩拿的那把枪还给了路铭嘉,他说之前秦驰从总队物证那里,拿到过高继来在龙华路仓库用过的那把PT92,也就是这个复制品的原型,邱冬梅告诉路铭嘉秦驰见过这把枪的原型,这枪有可能是从秦驰那流出来的。随后在一间谈话室里,秦驰拆解了高继来的那把枪,并且用手机对每一个零部件进行了全方位地拍照,然后他还原了枪支归还给了物证。路铭嘉推测说这个东西有可能是秦队自己攒出来的吗,邱冬阳点点头,但让他困惑的是为何秦驰又把这个复制品交到了程岩手上。路铭嘉说他不知道,但他找人问了这个复制品就是个样子货,根本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还有前几次秦队的手机在他这儿,他接到了几次程岩的电话,他们一直都有联系,上次他们抓捕程岩的时候他跟他照过面,这个程岩其实是有事要挟秦队的。邱冬阳说是高继来的枪吗,路铭嘉说不是,应该是一段录音,他没听过但听程岩的意思是要秦队拿序列号去换那个录音,老邱说是这把枪的序列号吗,小路说他说不好。程岩、录音、秦驰、高继来的枪,老邱思考着他们之间的联系,他觉得问题的关键还是秦驰。邱冬阳走后,路铭嘉看到不远处有个戴帽子的人背对着他站着很可疑,他就走过去一把摁住那人揣在兜里的手,那人试图挣脱他的控制,路铭嘉让他别挣了,再挣兜就要被戳破了,那人手松开原来他兜里揣着一把刀,他抬起头路铭嘉发现对方是个老头。
薛冬闻讯从办公室下来,他看到坐在沙发上的老人说洪先生官司不是赢了吗,老人看到他气得站起身来,路铭嘉急忙安抚他让他消消气。薛冬说他孩子没有按照协调书付款吗,路铭嘉说他孩子虽然打来越洋电话咒他早死,但那180万全付了,薛冬听了不解老人为何这么生气,老人说他打官司就是能让他们回来看看他,哪怕能来一两回也行啊,原来老人的老伴不在了,半年前他查出来肝癌晚期,现在的身体不太适合做手术,医生的意思是时日不多了,听说老人带把刀来到这儿,薛冬很吃惊,他不明白自己帮老人打赢了官司他却想杀了他。

上一集 下一集

【长期收稿】电视剧剧情写手招聘启示

爱剧情致力于提供最新电视剧剧情介绍 、电视剧分集剧情明星个人资料

Copyright 2009-2019 爱剧情 版权所有 网站Icp备案号:蜀ICP备2020037166号-6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