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介绍>电视剧>步步惊心:丽 更新时间:2018-02-23 11:05:23
步步惊心:丽

步步惊心:丽分集剧情介绍

步步惊心:丽剧情介绍:
步步惊心:丽剧情介绍(1-20集大结局)
电视剧步步惊心:丽第12集剧情介绍
步步惊心丽第12集剧情介绍
昭的表白
王对昭的戒心并没有因中毒之事而减少,仍打算以出使后晋为名,让他离开松岳。昭对父王的旨意并没有异议,他只想着无家可归的解树,恳求父王开恩让解树继续留在茶美院。但昭的恳求反而让王对解树有所顾虑,担心解树对各王子的影响越来越深,将来会危及到王的权威。于是,王下令送解树去教坊为奴,不许再见各王子。
解树仍在悲痛之中,对王的决定她并没有像以往一样为自己争取权利,而是默默接受。虽然王明令禁止她向各王子道别,但解树仍找到了昭。自从她进宫,吴尚宫落得悲惨下场,昭也将被迫离开,因此她想把发髻还给昭,希望昭能忘了她这个不祥之人。可她得到的回答,是被昭搂在怀里,这一次解树没有试图挣脱。发簪也被昭拿走,不是收回而是当成解树相赠的护身符。看着昭离开的身影,解树心里明白,此次一别两人恐再无机会见面。即使昭能安全回来,也不可能再找到她。
回宫时,解树感觉到背后有人在看着她,回身发现是旭站在身后。旭明明看到了解树,头却转向另一边,一声不响的离开。曾经亲密的关系,因王位变成形同陌路,留下的只有心酸。解树也没有出声,静静的继续走自己的路。
这场风波看似已经落下尘埃,可暗流仍在涌动。莲花下手清理了所有知情人,她自己因喝过毒茶而摆脱了嫌疑,因此整件事最后只剩下了王后刘氏是最大嫌疑人。让王所钟爱的吴尚宫死于非命,刘氏也必会受到王的冷落,甚至可能被赶出王宫。握有这个把柄,莲花对刘氏是有恃无恐,不许刘氏再对皇甫氏无礼。刘氏耍了一辈子阴谋,没想到会栽在这个黄毛丫头手里。
不过,莲花的手段并没有吓倒刘氏。她早已命尧与叔父王式廉联系,并得到对方的承诺,在需要时会提供必要的力量支援。王式廉也有条件,要求将高丽的首都从松岳(今开城)迁至西京(今平壤)。
一年后,王建公开了太祖为训诫子孙而写的十条遗训,其中之一是次子也有权继承王位。因二王子早夭,三王子尧就是次子。得知这条遗训后,尧立刻召集了支持他的地方豪门,一起进宫向王举荐立尧为正胤。
刚进宫,尧和众豪门代表就碰到了旭和贞。贞对母亲和尧争权的行为非常不满,对尧少了应有的尊重。尧同样对旭和尧也没什么好脸色,此次他志在必得,只要成功登上正胤之位,其他王子必会俯首帖耳。贞看到他趾高气扬的模样,反倒担心他操之过急,会引火上身。
除了要做正胤,尧还打算娶莲花。等他坐上王位,就休了其他妻子,立莲花为王后。虽然母亲让他远离莲花,可越有刺的玫瑰摘到手才越有成就感,所以他并未听从母亲的建议。尧自认能看到其他人的弱点,莲花能捕获其他人黑暗的一面,可谓天生一对。
就在尧向莲花献殷勤时,正被旭看到。目前尧和旭表面上都在争夺王位,只不过旭已在私下同意支持立尧为正胤。但旭实在看不惯尧的为人,只是有太祖遗训,旭对尧也有几分忌惮,不便当场翻脸。这份隐忍是为了将来。赶走正胤再登基,只能被视为逆贼。而攻打逆贼再登基,就是英雄。旭就是要做这个英雄。莲花则正好可以作为眼线,随时通报尧的动向。
别人都在为自己的事烦恼时,唯独郁还有闲情逸致在教坊教舞妓练习剑舞。这名舞妓艺名为虞姬,真名为余汐,是一名亡国翁主。她到松岳的目的就是想借入宫表演的机会,刺杀王建。虞姬并不知道郁的身份,只当他是个文人。同样郁也不知道虞姬的背景,两人偶然相识,曾产生过误会。在误会的过程中又被彼此的才情吸引,暗生情愫。
解树在教坊呆了一年,除了工作又脏又累,还要受其他侍女欺凌。贞想求八哥旭救出解树,但旭不想惹父王生气,不愿为了一个教坊的侍女丢了自己的前程。虽说如此,旭仍忍不住在夜深人静时去了教坊。在解树面前,他无法否认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思念解树。听到这话,解树心中稍许有了些安慰。然后解树打断了旭要救她出去的话,她不想再有人因她而涉险,否则她又会多一份内疚。旭见解树心如死灰,也不再多说,只希望解树能平安无事。以后的事,就看天意如何。
昭完成出使任务回到松岳,将收集到的情报及周边国家情况向王详细汇报。这次王再命他出使大辽,被断然拒绝。听闻昭是因解树之事违抗王命,王建震怒。面对王的怒火,昭丝毫不为所动,因为他知道王还需要他保护正胤。只是谁都不知道,王建心中另有打算,他的想法谁都摸不透。
昭见过王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解树。解树没想到昭会找到教坊,更没想到他的思念不亚于旭。为了不忘记解树,昭在过去整整一年,都戴着那副面具。直到现在见到了解树,才又摘了下来。不同于旭,昭要立刻带解树离开教坊。昭同样没想到,解树不想再见到他。因为每次见到昭,解树就会想起那段可怕的往事,让她寝食难安。
所有人里,可能只有崔知梦,解树不会排斥。崔知梦来到教坊求解树一件事,自吴尚宫死后,王喝不到称心的安神香茶,身体日渐衰弱。崔知梦想求得吴尚宫真传的解树,为王烹茶。果然,王饮了香茶后,传召解树晋见。
当解树进了正德殿看到王的模样时,想到自己爷爷临终前也是同样气色。由此解树料定,王应不久于人世,一场权力之争恐怕即将开始。尽管解树努力不表现出来,可仍瞒不过王的眼睛。吴尚宫死后,王曾命人详查解树。从调查报告来看,他认定解树和崔知梦是同一类人,可预知未来。
崔知梦就曾预测过正胤和昭都会登上王位,想来解树也必然知道。王要求解树不要参与其中,做个事外人。但也不许解树离开,其中的过程解树必须坦然面对,只有这样才能不再执着于未来。吴尚宫将解树视如己出,王也就将解树当成女儿,这番话是父亲对女儿的肺腑之言。而解树听到话语中的杀戮之气,只觉得背后发凉。
正如王所料,尧已经动手。明天宫中将举行合评会,尧要利用虞姬刺杀父王。虞姬因王建灭了她的国家,而想行刺王建。可与郁产生了感情后,曾经以死报国的决心慢慢动摇,练习时也无法专注精神。郁对她的表白,更是让她矛盾。
从宫中回到教坊的解树正看到虞姬落寞的坐在树下。两人因同有伤心事而相识,虽无话不谈,却都不愿说出各自的伤心事。现在虞姬自知将不会有好下场,也就不再告诉解树,她要离开的原因,以免连累无辜。她能求解树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让自己成为合评会上最漂亮的女人,这是她最后的心愿。
第二天,合评会即将开始。尧欲擒故纵,请身体欠佳的父王休息,他和旭招待包括叔父王式廉在内的各大豪族。一旁的旭则接话,请父王务必参加,以平息外界对父王病重的流言。在这一搭一档的配合下,王强撑病躯,亲自参加合评会,与王子、大臣、各大豪族一同欣赏歌舞。
王宫另一头的教坊,昭找到解树,取出那杖发簪,向解树求婚。只要成婚,解树就可以离开教坊离开王宫,过自由的生活。解树先是一惊,随后想起王的话。她本不想干扰昭的生活,但昭愿意与她同甘共苦的真诚,让她违背了王的话。昭的回答,则出乎解树的意料,没有解树,即使登上王位也没有意义。
解树仍不敢接受昭的爱情,她转身刚想离开,抬头才发现旭站在不远处。昭想去追匆匆离开的解树,却被旭挡了下来。旭认为昭应当为解树卷入宫廷斗争负责,而昭认为旭不能为解树证明清白,同样罪责难逃。突然昭发现旭的华服下还穿着甲胄,显然会有事发生。
就在兄弟两人反目之时,合评会上的剑舞开始了。尧和朴英规都在冷眼看着舞台中央的虞姬,巴望着她一击必中。可就在这时,虞姬在人群中看到身穿王子服饰的郁。郁看着虞姬的动作,发现她的动作并非按之前练习所为。回想起练习时虞姬时常动作过猛,再加上虞姬紧盯着王的眼神,郁猜到了什么。他奋不顾身的冲进舞台,挡在虞姬和父王之间。虞姬的剑狠狠的刺了出去,根本来不及收回。

上一集 下一集

爱剧情致力于提供最新电视剧剧情介绍 、电视剧分集剧情明星个人资料

Copyright 2009-2019 爱剧情 版权所有 网站Icp备案号:豫ICP备15031318号